首页 >> 最新文章

有了保险以后农民工还有多少迟到的权利胡晓晴胡晓晴金属铸件

时间:2019/10/14 22:40:00 编辑:

近日,北京市建筑业联合会与四家保险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书。8月1日后,建筑工程在开工前,投保人应以其承包的工程项目为单位,到四家保险公司的代理机构为施工作业人员和工程管理人员办理意外伤害保险。此举出台的背景是:8月1日起《北京市建设工程施工人员意外伤害保险办法》将实施,新开工程不为施工人员投保意外伤害险将不得开工。按照该办法,施工人员因意外伤害死亡的,每人赔付不得低于15万元;因意外伤害致残的,按照致残等级标准赔付1万元至9万元不等。这无疑是件好事!

农民工是介于农民与工人之间的尴尬角色,在待遇、权利等方面都无法与正式工人相比,这就造成了农民工虽然干着工人的活,却往往成为被忽视的群体,自身权利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就拿建筑行业的农民工来说,他们的工作不仅脏、苦、累,而且危险系数相对较大,但在没有硬性规定必须实施意外伤害保险时,有哪个企业会自觉地拿出一笔钱,为他们交纳保险费?没有上保险,一旦出了工伤事故,在同建筑企业之间的“讨说法”中,他们又往往处于弱势。他们的权利保障,极易成为一句空话。

北京市对建设工程施工人员强制实施意外伤害保险的做法,将聘请的农民工同建筑单位的正式工人同等对待,实质上只是农民工权利的回归。我们在为之叫好的同时,也应该清醒地看到,对农民工而言,这只是一种“迟到的权利”罢了。

权利是客观存在的,其实不应该有“早到”“迟到”之别。之所以有此差别,是因为人为地把权利分成了三六九等,有的人享有权利,另一些人却没有,这其中有地域、身份、城乡等等方面的因素。现在,把农民工享受意外伤害保险的权利回归于他们,仅仅是农民工权利保障中的一个方面。因为,只要我们仔细思考一下,就应该知道,还有许多“迟到的权利”至今没有还给农民工。

比如,高温酷暑期的防暑降温权利,他们没有。他们要在没有降温设备的工厂、工地劳动,甚至要在烈日的暴晒下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却没有高温作业津贴,也没有相关的防暑降温费用。再比如,农民工子女平等受教育权利,他们没有。有的地方明确规定,农民工子女若要在城里的学校上学,需额外缴纳数目不菲的“借读费”。还比如,社会保障的权利,他们没有。在当前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农民工被拒之门外,为农民工办理社会保险并没有纳入到法制化和规范化的轨道。

这些权利,对民工工而言,不仅仅是“迟到”一会儿的问题,而是不知猴年马月能到来的问题。一代人甚至几代人,农民工除了望天长叹外,别无他途,除非他们狠下心来——集体不做农民工。可是,没有农民工的城市,又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景象呢?我们无法想象。

农民工还有多少“迟到的权利”?这样的追问不是没有意义的。由于种种原因,农民工承受着巨大的社会不公,在某种意义上丧失了“国民待遇”。只要这个局面不彻底扭转,农民工某些本该有的权利莫名其妙地“迟到”或者无端被剥夺的现象就难以杜绝。

合肥华夏白癜风研究院附属中医医院

厦门湖里仁德医院专家

滨州华海白癜风医院联系方式

江西内科医院

西藏成瘾医学科医院

辽宁整形美容医院

西安莲湖大唐医院详细介绍

山西感染科医院

液体安检仪

废气处理

400米障碍器材

移动脚手架

相关资讯